欢迎访问东阳顺意仿古门窗厂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
全国服务热线:

15267906194

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 木雕养护 >

木雕养护

张大千之仿古取今

来源:互联网点击: 发布时间:2020-07-26 23:44

大千先生的仿古画,一直是画业公开的秘密,他的仿画,若没有落款与自己的题识,即便是专家,可能也很难鉴定其真假。如今人们对大千先生称赞有加,盛载满誉,即便是仿画,先生的仿画价格也是非常之高。但在上世纪,张大千仿古画被很多业内人士所批,所耻,一半推崇,一半嗤之。大千先生就是在这样毁誉参半的苦闷与无奈中,一直保持自己爽朗,开阔的心境,一路走下去。

徐悲鸿曾称大千先生为“五百年来第一人也”,西方艺坛更称其为“东方之笔”,大千先生晚年所创的泼墨、泼彩,更让世人所叫绝,艺术造诣极其高深,但大千先生的仿画,也不得不让人观叹。

张大千的朋友都说先生绝顶聪明,他知道很多画家死后虽然画值千金,但生前都是穷苦潦倒,他看破画家的宿命,明白只有衣食无生”,这些仿画大受欢迎,也让先生赚了不少。

读曹聚仁的《天一阁人物谭》,曾讲一则关于张大千仿画的趣闻。说:“张大千在画界刚露头角时,黄宾虹已以一代画师为艺术界宗匠。大千师事曾熙,黄氏既是艺坛前辈,又为晨髯至友,也以师礼事之。平日黄氏放言高论,张氏只能洗耳恭听。有一回,晨髯爱黄氏所藏八大山人精品,再三情商,黄氏终不肯割爱。其时,曾氏也收藏着一幅八大山人的山水,慰情聊胜于无。有一天,张氏向晨髯借阅这幅八大名画,当晚便动笔绘了一幅,请晨髯去批评,曾氏拍案叫绝,说是绘得不错。当时,这幅画就留在晨髯的书案上,不曾收拾起来。第二天,恰巧黄宾虹来了,一见此画,大为称赏,推为八大山人作品中的精品。他笑对曾氏说:‘你有了这一幅好的八大,怎么还要吞图我的那一幅?’曾氏灵机一动,笑道:‘这一幅我也玩厌了,就和你那一幅对调吧!’黄氏欣然从命,那幅张大千所绘的八大山人作品,便归于黄宾虹的画室中了。又明日,大千往访黄氏,黄氏极口称许曾氏换给他的‘八大’精品,张氏走近一看,原来正是自己的仿作。他乃向黄氏请益,黄氏大发议论,说:‘艺术妙谛,不是你们年轻小伙子所懂得的。’张氏听了又惊又喜,从此,他便有胆量去大量仿古了!”

但先生仿古的成功并非偶然,也非投机。他一生的画作数量之多,超三万幅,即使是多产的画家,却依然是收藏家们的最爱,而这其中,全是先生一生的努力。而仿古,临摹就是绘画必须的过程,大千曾经还对友人谈论过临摹的意义:“学习绘画,临摹是必经的一个阶段。但临画如读书,如习碑帖,几曾有不读书而能文的,不习碑帖而善书者?所以临摹必须撷各家之长,参入自己的心得,最后要化古人为我有,才创造自我独立之风格!”

所以,在先生还没有悟出自己心得,创造自我独立之风格时,先生就大量仿前人的名作,张大千还说过这些名人古画就是他的老师,收藏历代名师古画是把这些穿越时空的名师请回家中。不仅仅是清朝的石涛,上溯唐、宋、元、明,纵横百家,各朝各代的名作,恣意临摹,纵贯千年,融会贯通。

他仿南宋人梁楷的《双猿图》瞒过了鉴定大家吴湖帆,吴将其仿品断为自家祖上所藏而高价购进。上20世纪20年代,上海“地皮大王”、收藏家程霖生以六千大洋买进朱耷《花卉图》四条屏,每幅高一丈二尺,阔只一尺余,也是张大千所仿;日本最权威的绘画类书籍《南画大成》中所刊录石溪《山水图》,也是张大千与何海霞一起仿造的。张大千的仿画当然不止这些,至今在国内和海外不少文物收藏机构中,都还收藏有张大千的仿画。有的已被鉴定确认是张大千所为,有的至今还未被认识。

张大千常常自嘲说自己是个用纸用笔的骗子。年轻气盛,喜欢恶作剧,据说当时著名鉴赏家罗振玉,也被张大千用假石涛画骗过。罗振玉在一次不经意的时候,看中了几幅自认是石涛的画,以为遇到奇品,高价买进。还雅兴大发,请画友来共赏。张大千还故意去凑热闹,混在其中评论二三,只是等客人散尽后,悄声对罗振玉说:“罗老师,我看这几幅小画有点不妥。”罗振玉这才猛然醒悟。

而先生的仿古,还不只限于各朝名人画作,他对敦煌的壁画也情有独钟,1941年,正值战乱,先生与二夫人黄凝素和三夫人杨宛君,以及孩子和学生,在敦煌莫高窟临摹壁画,一待便是两年半,先生在此一共完成276幅画作。临摹古壁画,将先生仿古画的功力用到极致,这项巨大工程奠定了张大千的大师地位,也开启了世人对敦煌的研究之路。

若不是先生的仿古,可能就没有集大成的泼墨。如先生所言,撷各家所长,悟心得,化古人为己用,才能创立出自己的独立风格。

新闻资讯

联系我们

QQ:15267906194

手机:15267906194

电话:0579-86281165

邮箱:15267906194@qq.com

地址:浙江省东阳市南马镇人民北路20号

东阳顺意仿古门窗厂 版权所有 XML地图